我人間蒸發了好久.......

現在總算回歸了......OAQ


「請問…請問…那個」

「幹麻?」

「就是……」

「怎樣啦?!」

「就是說…」

「幹!你是要衝三小啦?煩死人了!有屁快放啦」志豪一邊開車,一邊不爽的望著他的秘書本田菊,開車就很煩了,還聽他婆婆媽媽的。只見本田深深吸了一口氣,用著一種令人火大到不行的語氣說道:「您剛剛闖紅燈了。」

「靠夭耶!」就為了這個婆婆媽媽這麼久!「你住海邊呀?管這麼多,紅綠燈這種東西,紅燈行,綠燈騎,黃色閃開心!懂不懂呀?!」

「可是……」我想活久一點,我還回到我原本的世界去耶…

「沒啥可是啦!好了啦!你看,目的地到了!」志豪瞥了一眼窗外的學校,這動作引起本田的不解…

自從本田跟著台/中後,每天就是幫忙他記記帳(其實也不用做很多),要不然就是做他的試吃者,像是新口味的太陽餅、紅茶、雞排、剉冰……等等,基本上日子過的很不錯,偶爾陪他個實地調查,或是去跟外國商人打打交道,就沒甚麼事了。

日子愜意,但卻也同時讓本田菊產生了莫名的戒心,這些日子裡,竟然沒有甚麼生活習慣的不適應,應該說感覺上很多人是讓著他的,也沒有語言上的阻礙,因為幾乎很多人都會說日文,就算他不硬著說漢文,也不太有人責備他,甚是鄙視他,就像他們說的,他好像真的成了新家人似的,這樣的親切,對他本田菊而言,是一種莫名的危機存在,卻非一種動搖。

想著想著,突然--「喂!下車囉!別發呆了!發呆哥!」

「啊!......是!」


穿梭於校園間,不過,與其說是穿梭,不如說有些鬼鬼祟祟……「請問一下我們在幹嗎?幹麻不直接進校舍呀?」

志豪平淡的回覆後面的聲音:「沒啥啦!其實我今天是來帶你看你妹的,我想你們分開這麼久,應該會很想念對方吧?」

「那就直接進去呀?還是妹子只是在校園內當校工呢?」想念?別開玩笑了…為甚麼你會這麼認為呀?她跟我可是一點關係也沒有耶,就算有我也不知道呀?本田菊疑惑的看著前面的「好心人」,見他除了這次的舉止詭異外,臉上的神情好像還有一種說不出口的緊張,眼前的好心人盜汗,不時看著懷錶嘴裡念念有詞:「拜託拜託別讓我遇到『她』…」

霎那,下課鐘聲響起,只見一個個女學生走了出來,

「找到了你妹!衝呀!」「哪尼!?」「哇---」尖叫此起彼落,迅雷不及掩耳之際,志豪一把抱起櫻架在肩膀,趕緊逃之夭夭,還沒反應過來的櫻,只覺身體輕飄飄的,恍惚之際,看到本田菊......是哥哥!--「兄長大人!」

「咦?!」

「別發…哇!!!」碰!一拳結實的打在志豪肚子上,疼痛感使他欲哭無淚,無力再向前踏一步,身下一陣熟悉嬌聲,帶來一種莫名的恐懼:「你玩的太過火了吧?!黃志豪」

「却.....好笑了......」男人輕輕的放下肩膀上的日本女孩,日本女孩戒慎恐懼的看著悽慘的景象,不經捂住嘴巴,倒退三步,只見男人抱著肚子,不甘的靠著牆,決不輕易坐下以示弱,暴力少女莞爾,接著望向本田菊,終於出現了!

「灣娘…湾娘!」綁著雙花,一綹綹青絲細髮,那褐琥珀般晶瑩的大眼,白裡透紅的雪膚……本田目不轉睛的盯著她,顫抖的一步一步走向前,嘴裡還念念有詞的,表情猥瑣、猥褻、噁心、變態!…只見眼前的變態步步逼向她,少女莫名的噁心感衝向心窩,太.......可怕了吧?!這就是、這就是、這就是......俗稱的--「變態!!!!」

這時候應該---

「碰碰碰碰碰碰碰碰蹦---」「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打死他!!!!拳打腳踢插眼睛,慘叫尖叫無限大!!!!

「歐蜜豆腐(阿彌陀佛)--善哉善哉!」一旁人不經投射同情的眼光。

眼前如滿清十八酷刑的慘景血案,身旁的人不是尖叫,就是逃命,洶湧的人潮中,就一人隻身向前,不知大難臨頭的灣娘,仍然不停的揮舞拳頭,直到---

「Miss.王曉梅 ,可以請妳停手嗎?」這冷聲即下,全場瞬間,反應不及的灣娘,還處於打人的快感,只覺有人不知趣味的打斷她的樂趣,因而下意識反應,回身準備要去打身後的程咬金,然而---

「校長.......女士........」灣娘尷尬的笑了笑,像是求饒似的,校長靜靜的道:「是的。給我去校長室!」

「是......」


經過一連串的口水洗禮,終於......「下次不准再犯,請拿出現代女性該有的禮儀氣質,不該動粗,不然下次妳將會受到更嚴厲的處分,這次就罰妳一個禮拜在家不准到校。」分

「是。我會銘記在心的。」記個鬼啦!一個禮拜......氣死我了!討厭死了!灣娘瞪了一眼一旁悠閒喝茶的本田菊,都是這傢伙害的,他是誰呀?好像之前有聽過有個新來的破壞狂奴隸,好像就是他耶?可惡!為甚麼會遇到這個瘟神?帶著瘟神的渾蛋好像是黃志豪,可惡可惡呀!我的學分......

「好了。妳可以跟著妳們家的下人回去了。」

「是。走吧」

「是。謝謝校長!」志豪笑嘻嘻,故作紳士似的,替湾娘開門,這動作更是惹火少女,但礙於校長的存在,湾娘根本沒法子給納傢伙一技飛踢,算了!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回家就讓你做苦工到死翹翹!湾娘心裏得意感大滿,不經翻了個白眼命令道:「還不快點去開車!」等等在修理你!啊!還有那個.....變態男沒用垃圾奴隸本田菊!我一定殺死你!

看看是要消波塊之刑,還是帶到山上「定居」......嘻嘻!遇到我算你倒楣!湾娘瞟了一眼本田菊,嘴角上揚帶有一股殺意和得意,不經讓本田到吸了一口氣,這股殺意,寒毛都會驚悚顫慄,看來.....本田臉色慘白,悲觀的心根本沒辦法上鎖(?),夭壽,我只是想回家呀?回到那個屬於我的平行世界去!彼此配合一點不就好了......是說,照理來說,已經找到女主角了,接下來的路線應該是通往原世界的康莊大道呀!?為甚麼他本田會來在這裡?天空該來的神聖之光(?)呢?

難道接下來是開始臉紅心跳的戀愛路線嗎?要培養好感度才能回去原本的世界嗎?這哪招呀?

本田皺皺眉,仔細想想,目前為止,遇到了湾娘,就這樣而已,如果.....一切都只是假設,假設湾娘存在在這個世界,自己本身也存在,她是侵略者,自己是被侵略者,那王耀呢?任勇洙呢?王香呢?

現代這個地方的時代背景、人、事、物,就跟他當年強行帶走她的時空幾乎沒甚麼不一樣,換句話來說,這個世界(或時空)也會發生世/界/大/戰才對,所以湾娘會發動珍/珠/港/偷/襲,然後..........敗北?!

不!這對她而言不會太過殘酷了嗎?這不會太超過了嗎?

「不會呀.....這不是汝希望的嗎?」

誰?你是誰?為甚麼要做這種事?

「我只是回應汝的心願,因為很好玩。」

「你有病嗎?你是誰?快說?」---

「你在跟誰說話呀?兄長大人」櫻搧搧大眼,看著本田,心裡的不安感無法言語,面對兄長怪異的行為,從方才在失魂似的上車發呆,到莫名奇妙的鬼吼鬼叫,您是怎麼了?為甚麼覺得與您越來越遠了呢?

「沒事......」那到底是誰?本田胡亂應了一句話後,又繼續回到剛剛的世界去,說沒事根本是騙人的,但要怎麼說呀?難道要直接說「哈哈!你們這群白癡,老子我現在跟涼宮春日一樣,可以莫名奇妙改變世界,小心我不爽開個閉鎖空間喔」嗎?這不太好吧?

櫻坐在一旁,無奈的望著自己的「兄長」.......小小的聲音在嘴裡繞著:「兄長大人,如果您有煩惱,櫻很願意聽的,請您相信櫻,變回那個原本的兄長吧.....」根本沒用......少女很清楚,這個人或許已經不再是自己的兄長了,這樣的想法開始在女孩心中滋長蔓延,吸食她的希望.......

車子漸行漸遠,學校越來越小,人越來越少,速度越來越慢......


「給我跪好!說!你們為甚麼要給我跑到學校去?!還擄走本田櫻!是誰出的主意?!」湾娘雙手交叉環於胸口,以君臨天下之姿,傲視眼前兩個罪犯,身旁金/門菜刀隨時恭候指教,現在的她,可是恨不得把這兩人大卸八塊,五馬分屍,頭身分離!

「是本大爺我出的主意!要殺要剮,隨您開心!」志豪豪邁的回到,一副不怕死的樣子,本田菊心中不經暗自佩服,如果他現在不是跪著,想必更是英勇,這才是所謂的武士之魂「不過......」

「不過甚麼?」

「我會這麼做,全是因為本田菊,我是大哥,他是小弟,大哥為了小弟是天經地義的事!」本田看著志豪理直氣壯的比著他,傻眼的說不出話來,就算重頭倒帶一次,他也無法相信,這話是志豪所說的,老天!他倒底是在說甚麼呀?剛剛的武士之魂呢?

「等等!我......」「等啥鬼呀?」來不及辯解,怒氣沖沖的湾娘變吼道:「幹嗎?難不成你想說這一切不干你的事嗎?」

本來就不干我的事呀!

少女不歇息的繼續咬牙切齒罵著:「開甚麼玩笑呀?這世界上哪來像你這種不忠不義的小弟?你家大哥都已經有這種氣度了,你這種的就該玩你們的切腹謝罪呀!?還留你苟活呀?!」

「原來你是這種人.......本田!大哥我看錯你了!」志豪淚眼汪汪向著本田。

不!你幹麻啦?我又沒求你要你帶我去見本田櫻.......

「兄長大人......您......您實在太可恥了!!!!」櫻皺著眉頭,帶著濃濃的哭腔。

不!這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呀?!

「就是說呀!是男人就該乖乖認罪受死才對!」灣娘鄙視著本田菊,話中帶著不屑。

不!妳這根本是片面獨裁,想把所有的罪過都推拖到我身上,我有錯嗎?我抗議!司法不公!

「我......」

「你還甚麼話好說?」

我還能說甚麼......「沒有.....」

「兄長....請您重新做人吧!」

...........

「本田,懺悔吧!你永遠永遠是我的小弟!」

你們在演哪齣呀?

「本庭宣判!本田菊暫時被本人我王曉梅監禁,禠奪公權不得上訴,直到我想到最有創意的死法為止,家屬記得要來認屍,黃志豪不可能無罪開釋,罰你接下來一年都去掃廁所、整理書庫!」

「請等等!妳不覺得這樣違反人權忤逆憲法嗎?為甚麼我被判的比較重呀?」甚麼叫有創意的死法呀?這是黑色幽默嗎?

「我已經說了!不得上訴!來人呀!把本田狗拖去我的地盤(房間)!」

「兄長大人......別掙扎了」櫻哽咽道。妳不是應該為我極力爭取嗎?

「不!妳不覺得這樣的太草率了嗎?在妳眼中還有沒有公平正義呀?妳要不要參考一下其他地方的法律條文呀?」本田著急道,只見灣娘一派高傲嬌道:「吾的右手是霸道,左手即是天,吾乃法律,行為為正義!這是--我的世界!」

妳再說啥瘋話呀?

本田望著眼前的女孩的可怕宣言,瞠目結舌,只感覺到身旁有兩個硬漢,硬生生將他拖向不知名的黑暗,映入眼簾的最後一幕,即是湾娘令人畏懼的笑容..........

救命!我要死掉了啦!

男子不停的掙扎,突然,腦後一陣劇痛,該死!那兩個硬漢覺得他實在像隻脫韁的野馬般難處裡,便毫無顧忌把他甩去撞牆......

痛覺稱霸了本田的意識,黑暗席捲而來,莫名奇妙的聽覺亦埋沒其中.......

死定了--這句話一直在他腦海載浮載沉......


總算第三篇生出來了~女主角也登場了

會開始甜文了嗎?....這個呀......=u=

或許吧.....顆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御宅(+海參) 的頭像
御宅(+海參)

裝垃圾的房子

御宅(+海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米汪
  • 呃....嗯...
    這樣啊~~~
  • 這........
    (我要回啥呀?)

    御宅(+海參) 於 2012/01/27 18:04 回覆

  • SPN
  • 為本田菊默哀........!
    SPN:本田啊~你...自己造孽自己受...唉~.....!
    菊:等...等..!我什麼都沒做吧!?
  • 放心吧~
    丅一篇阿菊應該生活會大為改善
    (應該啦.....
    (菊:我還是要繼續苦命嗎?

    御宅(+海參) 於 2012/01/27 21:0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