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是第三篇了~阿菊跟小灣現在就是在跟樓梯奮鬥了

我們去關心被丟下三人組吧


開始~

 


 

「衛星定位弄好了,接下來交給大哥吧」香君剛剛才用平板電腦將衛星導航輸入到反正錢太多就租來的雙層噴射機中,「知道了!阿魯」坐在機長座上的妹控之力大開,瞬間現在的對於各種交通工具瞭若指掌,甚至強到能開F-16在秋*名山上過彎甩尾(香:「這樣應該是先把命給甩出去吧」),坐在後面享受機上美食的勇洙倒是理都沒理甚麼,畢竟這邊就交給那個被腎上腺素沖昏頭的妹控跟喜歡湊熱鬧的天龍人就好了,正正當這麼打著如意算盤時,沒想到--


「肉盾,這邊有事情NEED YOU 」好野人在那邊向吃著美食的勇洙招手,肉盾不好心情的說:「應該沒有我能做的事情吧?難不成你要我爬到飛機上去清鳥屎嗎?」


「有點類似,但是不是像鳥屎那種那麼親切的東西」香君一這麼說,勇洙便直接挑起眉來回:「別開玩笑了!你們看的到那些奇奇怪怪的東西,我可看不到喔!」隨之又轉了一個正經嚴肅然說:「這是噴射機耶,要是爬出去我可是有百分之九十的機率會死的,看的到還有勝算,你這樣我要怎麼去弄?」


「你想太多了,YOU覺得我會這麼狠心嗎?」香君只著下層,淡淡一笑:「有偷渡的。」

 


 

事情回溯一下--


「交通工具我會處裡好,DON'T WORRY!」


「這麼快呀阿魯!」


「有錢就這麼囂張呀斯密達」


遠遠角落那端,一個大阪男人翹著二郎腿,一副老神在在的看著報紙,偽裝成等飛機的旅客歇息的模樣,事實上眼角餘光不時投射在那醒目的三人組身上,根據調查,他很清楚跟著這三人應該就有機會可以將自家叛逆期的老大抓回去,看來這三隻真的不是很強的戰力,要不然就不會這麼遲鈍還不走--


怎麼可能沒發現?除了那兩個神經跟神木沒兩樣的天兵天將,香君老早發現有奇怪的視線了,只是氣息影藏很好,不,與其說好,不如說是專業,專業的像是黑手黨的那種暗殺專家一樣,不過在怎麼完美,狐狸尾巴還是會顯露,只是有沒有那個時機,算盤打的快,乾脆就直接引「他」入室吧?!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且況香也有百分之百的信心可以治伏這個傢伙。


三人就這樣準備去上飛機,遠方的大阪男人,迅速的混進機場的工作人員之中,早就先走一步上飛機去--

 


 

「你還真囂張呀! 」槍口直直對往偷渡客的太陽穴,一派優雅的沉沉一笑和冷冽的視線,一另邊則是勇洙將刀口抵住脖子,好不保留的殺氣就這樣直逼,偷渡客笑了笑,手上冰酒仍然往口中灌,痞痞的說:「嘖嘖~俺還是喜歡清酒,洋鬼的酒太甜了」


又繼續說:「這種酒,主要是因為葡萄收成太晚的關係,所以才有這種甜味」


「沒人想知道酒怎樣?快說,你是誰?想做甚麼?小心我宰了你!」勇洙氣憤的直問,刀口毫無遲疑的向前逼近,香君則是一副往常,但語氣可以感受到脅迫:「不合你胃口真是不好意思,我們也想來點,但我們更需要下酒菜。」

「人肉刺身?」大阪男子笑著說:「你們也要知道自己吃的是甚麼才會安心吧?」


「那還真是抱歉,我們的腸胃都很健壯,知不知道管他這麼多?有得吃就好了。」香君菀爾道,保險隨之扳下,「那還真是好養呀」言畢,瞬間兩方人馬武器各自顯露,大阪男子霎那就將兩人打開,用的只是一般小太刀,唯一不同的是,雙手各一把。


「這種用法少見。」勇洙躍躍欲試,露出一臉興奮,很快就被潑了冷水,「沒事不要這麼HIGH!不然會悲劇的。」香君瞥了勇洙一眼,勇洙道是不甘示弱的回道:「你的手槍在這種小空間裡不方便吧?你才到一旁納涼去,死有錢人」


兩人完全的無視大阪男子的存在--「哼!出來吧,咲孥彌」俄而出現一位發散著非人氣息的古典美女,帶著一把中國式的圓扇,卻穿著日式藝妓的裝束,古典美女環視周遭,輕柔細語:「找妾身有何貴事?煩以勞。」


「這是掌風的妖怪吧?!」香君看了一眼,澹然笑說:「能怎樣?要在這邊用的話,我們會一起出局喔。」以手頭的銀彈和聖水來說,勝算不低。但是在這種狹小空間內,而且還是飛機,這真的很危險,如果可以希望能夠只好好的「請」對方下飛機,畢竟在這裡用到術,尤其對方用的是風,自己的銀彈屬雷性,這樣可能會使飛機在空中不穩,又會使飛機失去訊號,如果真的不行--「泡菜,交給你了,肉搏戰,另外一個你看不到的,交給我,我會掩護你。」


「屁話!」早就忍不住了!勇洙直直向對方衝去,對方當然不是省油的燈,馬上叫式神出來應對


--「看不到的麻瓜死邊去,咲孥彌!」「碰!」「阿阿阿阿阿--」香君迅速的補上另外的特殊朱砂彈,子彈順時造成很大的傷害,少了剛剛的妨礙,勇洙直接就來一記迴旋踢,對方也沒有閃躲,直接借力使力將勇洙甩到一旁去。


「還沒死嗎?怪物?」「真是--」香君笑著看著對方妖怪的本性將要顯出,至於那邊卻全然不管,見狀,原本大阪男子想要趁機偷襲,然而--「主子!小心呀!」「碰!」重重的一記椅子與肉身相撞出的重頓之聲,換大阪男子旋即飛向洗手間去--「剛剛那記,超痛的!」勇洙愉快的將嘴角的血漬擦掉。


「你直接就把椅子拔起來呀?這個我可不幫你賠喔。」香港男子勾起一抹事務的笑容,勇洙倒是好不客氣的回道:「呵!都毀那麼多了,不差這張椅子了,你乾脆直接買下來省的人家跟你敲竹槓。」


「你們--」底下剛剛中彈的妖怪喫牙裂嘴的望向勇洙與香君,當然勇洙看不到,但是戰鬥本能告訴他這邊有「非人」的東西,不過也不需要擔心很多,因為……「我看不到的東西交給你了」拍了一下香君的肩膀,直接步向他的戰場--廁所!


 

「我們來玩吧?!大姐……不!老太婆!」男子頑皮一笑,妖怪瞬間被激怒,被怒火沖昏了頭,打算直接變化,當然香君怎麼可能讓牠稱心如意,毫不留情的就將聖水往妖怪頭上淋下去,聖水與妖怪皮膚相接,瞬間像是被強酸強鹼淋上一般,發出了噁心的「嘶--」聲,隨即伴著令人魂發破散的尖叫聲和香君臉上那一彎優美的笑容,另一邊倒也開始上演了--


「阿阿--不要--我英俊的臉!放手!」「靠北啦!你先放手!」兩人互相壓制對方的頭,偷渡客壓著勇洙的頭逼向小便斗去,小便斗感應到,水沿著斗壁流下,只差尺寸之距,勇洙就要這樣接受小便斗的洗禮了,當然勇洙不是個這麼容易就受屈於人者,也是死抓著對方的頭,要將他往並排於小便斗隔壁的馬桶壓去,只差那短短幾公分,就要「沉浸」其中。


「靠北你放手喔!不然小心我把你頭塞到馬桶裡,沖到空中去喔!」勇洙叫道,對方當然也不肯不回敬:「去你的才放手啦!你那髒臉,就用小便斗的水將你的粉刺全都洗掉啦!順便也喝一點洗洗牙!」雙方僵持不下,在廁所之中展開了馬桶的龍爭虎鬥,然而一直停在這邊也不是辦法,一定要突破僵局才是,對方直接主動提案:「不然我們數到三後同時放手吧?!」「喔喔~好主意,那……」


--「一」


--「二」


--「三」霎時水花四起,沒想到這兩人各懷鬼胎,竟然好有默契的同時毀約,將對方的頭壓進水中,兩人當然一口氣喝了一大堆的水,雙方依舊拉持不下,倒是香君那邊早早勝負已分了--


香君卸下腰際上的皮帶,將符咒一起圈在女妖怪的脖子上,原本外表妖艷動人的女妖,竟然皮膚像是燙傷一般,被像一條狗一樣的被香君拖著爬,將戰虏拖往第二戰場觀戰,沒想到卻看到兩個小學生在喝馬桶水,不經挑起眉來,不客氣的笑著說:「我看你玩的很開心喔~勇洙」


「咕魯魯魯--(哪裡開心呀?我快死掉了!還不將偷渡客當作排泄物沖掉!)」滿嘴是水,就算吐掉,水還是不斷的填增,講話自然含糊不清,香君揶揄道:「你說甚麼我聽不懂耶~還有對方是固體的,應該是排遺物,不是排泄物喔,生物沒學好」


「咕魯魯魯--(槓!別鬧了!咲孥彌?幫我呀…)」另一邊也再請求支援,妖怪淡淡的回:「小的罪該萬死…小的已經是手下敗將了……而且這男的他…」咲孥彌說到一半,臉居然轉成綠的(妖怪的血球的顏色跟人類不一樣,是綠色的,所以只要害羞就會轉綠)


「咕魯魯魯--(哈哈!你家的寵物是M呀!幹的好呀!牠已經是香君的了)」被壓在小便斗的勇洙嗨道,另邊的馬桶中人則在哀嚎:「咕魯魯魯--(你不要這時候變成M啦?!我會死掉耶!)」


「好了!別玩了」香君將自己脖子上的十字架銀鏈解開,瞬間變成一長條的鎖鏈,將大阪男子層層圈住綁起,輕輕往後一拉,沒想到力道卻大到將對方直接甩出廁所,隨之勇洙也從小便斗的洗禮之中得到救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不知道為甚麼好像有魔/術/靈的味道就是了--


這樣一甩,大阪男子當然也撞了一身傷,一旁原本屬於自己手下的妖怪,反而羨慕的看著香君,希望等等也可以被甩一下--槓!你這綠血死妖婆!多看看某個知名有外婆留下聯絡簿的漫畫神作好嗎?有沒有搞錯呀?!給我倒戈!喔……身心受創呀,你去多多學學人家裡面的妖怪是多麼有情有義好嗎?


「好了--可以請你跟我聊聊你自己的身家資料好嗎?自我介紹一下,我們才可以BE FRIEND~」香君優雅的說,眼神中閃著一絲詭譎的光芒。


「不!身為武士,身為大和男子,怎麼可以就這屈身呢?殺了我吧!給我留下最後的尊嚴!」大阪男子堅定的回絕,連一旁方才與他交手的勇洙都不經感到佩服萬分,心生好感,然而香君淺淺一笑,瞬間銀鏈上竄著雷電,直直往男子身上咬去電擊,香君笑著說道:「真有趣呀,那我就看看你的尊嚴會在第幾次的十萬伏特中崩潰吧~」


「阿阿阿阿阿阿阿---(大阪男子)」慘叫尖叫瘋狂叫。


「阿阿阿阿阿阿--(不知道在叫甚麼勇洙)」亂叫亂叫是亂叫。


「哇哇哇哇哇--(不知道在爽甚麼的妖怪)」這無法多做形容,各「妖」喜好問題。



在機長室中,王耀:「操!好吵啦!看電視關靜音啦!」專心開飛機忘身於機長室內者。


 


 


「所以你是叫作『阪本劍一』,是本田哥的兒時玩伴,同時也算是他家的手下--」香君看了他一眼,妖怪還纏在香君身上不走,一直在一旁撒嬌,又被香君一腳踹到一旁去,雖然看不到這種情況的勇洙,戰鬥本能使他還是深深感受到那個東西的M之力(?)(不明設定)


「那你之所以跟蹤我們到底是…?」勇洙疑問的看著對方,劍一也就很爽快的回道:「我只是要抓小菊回去而已,沒有惡意的。」見他如此爽快,勇洙也就相信這傢伙應該也不是甚麼壞人,只是單純的想要抓本田狗回去而已,竟然如此那就多問點事情好了--「抓他回去?可是他還要跟我們去千島護送某個大人物耶,而且好像是你們親戚耶?」


「啊?這就不知道了?可是一般來說如果分家有這種事情,通常都是有本家下令的,不過也可能這並非我的權限就是了…」男子若有所思道,香君緊接著問:「YOU抓HE要幹甚麼?」


「啊?你們不知道呀?本田一族是很有名的陰陽世家,不過基於貴族身份,所以不是普通的那種你看到的灑灑鹽巴了事的那種,這可是有著--『花園園丁』的號稱」阪本一臉驕傲的說著,香君跟勇洙倒是露出一種莫名的眼神,甚麼園丁?丁丁?拉拉?天線怪胎說你好?頭上裝天線,肚子上放A片?「你們那是甚麼眼神呀?」


「那種稱號一聽就很弱,你知道嗎?我們完全不能理解你的驕傲……」勇洙一臉同情說著他所想的事實。


「那個是跟聖殿騎士一樣的嗎?那也好歹取一個比較帥氣的NAME吧?!」香君扶著額頭,淡淡提出他覺得很適宜的意見。


「帥氣?幹麻啦?那又不能吃!取甚麼XX騎士或是XX武士不是很沒創意嗎?這個時代是很講求創意的!」


「囉唆啦!」勇洙直接往劍一的人中那裡凹下去,對方瞬間無法在該該叫,香君倒是一旁用危機百科開始查起相關的關鍵字起--「本田一族也有著『菊花園的守護者』一稱,所以歷代的繼承人都有一個共同特色,名字之中一定會有『菊』字(也會有較為懶惰的當家只將自己孩子就取一個『菊』字)。主要是處裡貴族階層之間的問題,相傳他們還有很多塊土地都有著很強大的力量,不過在明治維新之後,貴族身份也就化為普通階層……跟你說的有點出入耶?阪本先生。」香君冷冷的看了一眼,槍口直接對向阪本,慌張的劍一趕緊辯護:「當然呀?!怎麼可能就直接跟你說國家內政的事情,就算是連你人都可以查的估狗,也沒有這般能力吧?!」


「那你是白癡嗎?還直接跟我們講。」勇洙一臉無法多做形容,攤在坐椅上,大阪男子理直氣壯回道:「廢話!不然還要再被電嗎?而且你們就算說了,也沒人相信,我怕甚麼?說到這個,小菊他國小時曾經在『我的家庭』的作文裡寫說他是貴族,還因此被老師罰愛校服務呢?笑死我了!哈哈哈…阿阿阿阿 阿--」拉著鍊條,香君毫不客氣就直接電了電阪本劍一。


「顯然你是個跟勇洙一樣多話的白痴…」香君淡淡的說道。


「你說誰是白痴呀?銅臭味滿身的傢伙!」勇洙瞥了他一眼。


『這兩人感情真好呀…』躲在一旁默默腦補的妖怪。


烤的一身焦黑了,還可以聞到一股很有糟糕意味的烤肉香,香君笑著問道:「你還有知道甚麼事情嗎?不然在這樣下去,你會被我電成渣渣喔?!可以的話,我希望你可以說些有關千島的事情」


「這…我…」香君又再提起銀鏈,劍一緊張:「我知道啦!可是我只知道有一個儀式,而且我也知道不多…」


「那也給我說。」香君威脅著,劍一咬著牙,一副不情願的開始說起,所有人開始愣住,時間像是停住一般……


(待續人生)

 


 

這是我打爽的.....

如果大家不嫌棄我的不才還請多多關照就是了

中秋節大家有烤到肉嗎.....沒有也要去買個10元碳烤應景才是~

月餅有吃到嗎?還有柚子~


這邊要來補充一下香君的資料


有點S向的香君,被攻略的往往都是那些大姐姐,他用他有點弟弟的年輕貌來去征服大姐姐们,名副其實的師奶殺手,精通各項法器,不過體術很差。


話說我怎麼之前的標題打這麼長呀.....



謝謝大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御宅(+海參) 的頭像
御宅(+海參)

裝垃圾的房子

御宅(+海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m9050236
  • 海參大,請問千島巫女篇還有後續嗎???
    千島巫女篇之後,也還會有後續嗎??(遙遠了)
    看到這篇,我笑了,真是太有梗啦>0<
    有些小地方還有押韻呢
    非常期待後續~~(放送壓力中)
  • 我應該之後會開始填坑
    因為我的身體不太好,常常生重病和住院
    很謝謝你這麼支持我www

    御宅(+海參) 於 2014/11/30 22:4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