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少說來寫寫文,大家不嫌我不才就請看看吧

我其實很想寫這種

沒有R((跪

背景就是佩托拉跟其他兵長的手下死於女巨人之手的那次之後,要回去牆裡前一個晚上,先在據點裡面


「呿!佩托.......嘖!」利威爾兵長大手捏著罐子蓋,不靈活的扭轉著,這樣的事情他已經不常做了,大抵都是由他手下的佩托拉去處理這般泡茶小事,今天自己做起來,有重拾那剛剛進兵團時要做小打雜事務的記憶,以及過去很多細細小小的事情,很多事情,果然是失去懂得擁有,錯過才知要珍惜,一直認為容易的事情,到自己的手上後,感覺就跟開罐子一樣,其實是很惹人生厭的,下意識下差點又喚已經不在的手下的名字,與罐子奮鬥的兵長不禁抿抿下唇,這般感覺就好像有人賞了兩記耳光,打得自己的雙頰熱呼呼的難受,不禁所思平常在泡茶的人心裡是怎麼想的?大概也是跟他一樣恨不得現在就把罐子給削了吧?頓時,手一緊,「啵」的一聲,蓋子像是逃命似的飛出手心,連帶著些許茶葉向四處飛散一地,見狀,利威爾兵長不禁不耐煩翻了個白眼喃喃:「又要花些時間打掃了」

這時機也剛好,艾倫拖著疲憊的身子而來,瞧見兵長與那一地的茶葉,反射性的就直接蹲下去開始撿拾起,一面道:「兵長您先泡罐子裡剩的,這些交給我來處理就好了。」

「恩。你來的時機剛好,一片葉子也別讓我看見,撿乾淨。」利威爾轉身過去,將茶葉與滾燙的熱水和在一起,水蒸氣直上,熱著他的額,少年在一旁靜靜撿著茶葉。

等著茶,利威爾不自覺的就往艾倫那邊看去,少年蹲著,仔細地撿著,利威爾回想起,艾爾文曾經與他說過,在離現在,沒有巨人的遙遠古代裡,人們是有心情去畫圖的,畫了圖會把他們掛著給人們看,有些人還會去買,其中只有一些比較有名畫會一直流傳著,艾爾文還有提到畫圖的人還會依據年代不同還會分派,就像是兵團也有所分別一般,其中他有特別提到有個畫圖的,有畫過幾個農婦在撿稻穗,也畫過農家在禱告的圖,感覺就跟現在的艾倫有點像,是在撿,同時好像又是在求,像是在禱告,又像是在懺悔......利威爾下巴一抬,換了個角度看,彷彿艾倫在地上匍匐,完如烈焰下的生物,乾巴巴的等死著,在這兩人沉默的環境,滾水的聲音像是唯一的存在,少年不知為何,秉著略微顫抖的聲音打破這氛圍:「要是我懂得真正正確的時機就好了。」

「蛤?!」利威爾皺著眉頭,一臉猙獰的瞪著艾倫,少年抬起頭,瞬間兩人四目交會,雙瞳對著雙瞳,艾倫一臉困頓,又說:「要是我早一點變成巨人,或許......」

「吵死了,你以為現在是誰害我要自己煮茶的?!」利威爾眐著艾倫,艾倫瞬間咬牙低頭,慌亂之餘手中的茶葉又再掉落一地,少年心慌重撿著茶葉,霎那,方才破口的男人又說話--

 

「不是你的錯,每個士兵都要為自己的命去負責,而每個長官都要為每個士兵的命去負責。」

 

 

艾倫瞪著大大的雙眼,望著兵長的背影,兵長還在煮著茶,一瞬間艾倫不知道要說甚麼,應該說他覺得自己什麼都不該說,自己那句『要是我懂得真正正確的時機就好了』的那句話,其實多少只是在向自己的罪惡感有所交代,而不是發自真心,而兵長的背影,告訴艾倫,他那句話是他的肺腑之言,他在煮茶,煮出來的不是茶香,而是懊惱,完如茶香一般,看不見的懊惱,參雜著自己痛苦、夥伴之間的情感、與下屬之間的信賴,光想到這,艾倫瞬間自卑了起來,就像是小孩看見大人,會不自覺的去相比出自己的短處一般。

艾倫眼神怯懦回道:「對不起,我只是.......」

「對於佩托拉他們的死感到愧疚嗎?」利威爾瞟了艾倫一眼,表面不屑,實際上多少也有些許的憐憫,只見少年又再次低下頭去,默默地拾起茶葉,利威爾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說:「人都會死,你會死,我會死,只是差在是今天,又或者是明天罷了!?艾爾文有說過,為了這種事情煩惱的人,大抵不是想死就是根本不想死的混帳」

艾倫困惑的看著兵長,顏神略帶著不悅說:「我不會這樣輕易死的,我有我的目標,就是--」「殺光巨人?」艾倫話還沒說完,馬上就被兵長打斷了,兵長看著艾倫,不免語氣遮掩不住的輕蔑道:「當臭小鬼的好處就是永遠都會有別人幫你煩惱」

「我不是臭小鬼!」艾倫不甘示弱的回道,利威爾皺著眉頭吊起音量道:「那就不要老是讓我操心!」言畢,兩人互望,不禁有些許的尷尬,兵長別過頭去,放低音量唸:「別在我說話時打斷我。」「是。」

「艾倫,我們跟死亡一起生活,與死亡較勁著,所以我們要活得比死亡有智慧,才能在一次次的危機之中勝利」利威爾將火爐上的茶壺拿起來,走往旁邊的木桌上放著,接著又往櫥櫃去,又道:「我們活著就是要去學會面對死亡,在我們的世界裡,我們要面對象徵死亡的巨人,不過那並不是唯一我們要去面對的。」言至此,艾倫滿滿的茶葉捧在手心裡,走到兵長身旁,在櫥櫃裡找一塊備用的方布,將手中的茶葉包起來,兩眼睜得大大的望著矮小的兵長。

利威爾拿了兩個杯子,眼神示意要艾倫跟上前,又說:「我們要去面對的還有周圍的人的死亡,這點我相信你很了解的,以前的人類,相信死亡這種事情是命中安排的事情,是不可以改變的,這點我多少有些同意,但是我更相信刀子握在我手上,真正能決定生死的是我自己,不光是我自己的命,別人的也是。」兩人一同在桌子兩端坐下,利威爾將茶杯遞道艾倫面前,艾倫也自知起身抓起茶壺來倒,利威爾又說:「不管死亡如何,我們能夠去努力自己能夠努力的就夠了,要知道自己的決定,可以殺死別人、殺死自己,那麼就要更加謹慎,因為我們也是可有掌握的部分,所以就跟我之前說的一樣,要為自己的命負責,要為別人的命負責。」

艾倫一邊聽一邊倒完茶後,就坐著握著在手心中暖暖的茶,凝視著利威爾兵長的臉,利威爾抓起茶杯,不忍又唸道:「你有兩個不錯的朋友,一個金髮的那個,一個臉傷到資質不錯的女生,如果你不想看到他們因為你而像佩托拉他們一樣的話......」艾倫聽到這裡手瞬間用力握緊了杯子微微一震,利威爾也頓了一下後,臉色瞬間黯淡帶著肅殺嚴厲的表情警告:「你就要收斂點,好自為之,你已經不是小孩子了,而是軍人。」

「......」艾倫無語而對,只是皺著眉頭咬牙,利威爾嘆了口氣,顏色稍緩和說:「去為別人的命負責任,為自己的命負責任,就像我也是要為你的命負責一樣,懂嗎?」對桌的少年聽完後,思索一會,突然神采奕奕道--

 

「是。那我也會為了兵長您的命負責的。」艾倫笑著。

 

 

 

......

 

 兵長愣了愣不語,撇過頭去,對桌的臭小鬼,不曉得在有精神些甚麼勁,傻笑甚麼?簡直就跟小狗有骨頭一般的愉悅。真是莫名其妙,但這也是當臭小鬼的好處吧?!而且這種說不出來的討厭卻又莫名的有一種帶著甜味的好感,倒也不錯,當大人有這種感覺真的挺微妙的。利威爾啜了口茶,茶似乎勝了苦味,在怎麼劣質倒也不會如此,利威爾怒道:「這是什麼東西,難喝死了?!」

艾倫喝了一口,也頻頻眉,微微回道:「兵長,我雖然沒什麼印象了,但我記得我母親以前煮茶時,不會把茶和生水攪在一起滾水煮,我印象中,應該是先把水煮滾了,再把茶葉放進去,讓茶的味道慢慢出來,接著才看要不要加糖,佩托拉前輩也是......」這樣做的......

「喔?!」利威爾挑眉,一臉不悅道:「你既然這麼清楚,怎麼不一開始就跟我說?!」

「可是兵長您叫我不准打斷......」話還沒說完,茶壺就直接往艾倫臉上飛來,打中艾倫,一臉不悅的利威爾罵道:「你真的是一點判斷力都沒有,臭小鬼!快點給我在十秒內喝完茶,尿尿上床睡覺去!」利威爾皺皺眉頭盯著艾倫,今天因為這個臭小鬼真的是講了不少的話,但是偶爾麻煩一下倒是也不差。男人驀然發現,自己的挫折感似乎在跟這少年一來一往之間被一種莫名的東西給取代掉了,一種對於彼此生命找到落點依屬的感覺。

「是!!!」面對可能遭到『調教』的危機之下,艾倫拚命把苦茶往肚子裡吞後,就急忙要往睡榻狂奔去,頃刻,他似乎聽到利威爾兵長這樣說--

 

「不只是我的命,以後我的茶,全部艾倫你就都要給我負責下去,所以,你要活得比我還久,聽到了嗎?」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艾倫狂奔之餘回頭看,整條小走廊間僅僅是燭光佔據,可能是風聲吧?少年在心裡默默地回--「是。」


 

嗚哇哇寫完了,有點短,抱歉

我是想寫比較大人的兵長,所以就會閒話一些大人的話

艾倫就繼續吧艾倫吧((?

 

我覺得我就想說寫短的就好了,也沒有後記

有點小累,又在考生備考人生中ing,我會繼續加油的

 

 

謝謝大家=u=

祝大家事事順心,期末有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御宅(+海參) 的頭像
御宅(+海參)

裝垃圾的房子

御宅(+海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サイト Saito
  • 看到最後一句話我不爭氣的笑了(#)

    總而言之就是御宅大大文筆好好!!
    超喜歡這樣的利艾!!

    雖然有錯字跟少標點符號但大家都會這樣錯的嘛ww
    求下一篇利艾可以嗎QWQQQQQ(住手
  • 最後一句?WWWW((望向成績單((天音:人家是說這句嗎?

    謝謝稱讚,我的文筆還要繼續加油
    我其實BL文也喜歡像這樣走對談和內心的感覺,當然肢體接觸也不錯WWWW

    我看了兩次有找到一個錯字,抱歉QQ我從國小開始就是錯字王
    我會努力生生看,謝謝大大=W=

    御宅(+海參) 於 2013/07/02 19:37 回覆